麻豆传媒0055视频

最新网址:.

赵敏自身则带着一队女武士,往一边的别院去了。

萧狂风并未跟着,因赵敏看似热情,却并未相邀,他自然不能跟着的。

而此人,似乎也艮本不想跟着,只眼神闪动了一下,朝着另一处别院去了。

陈佳琪这才赞道:“好一个武贵之气十足的美人。”

张静涛知道对于欣赏别的美女这一项来说,他和陈佳琪真的是哥们,便笑:“是呢,十足的大美人,师傅喜欢么?”

陈佳琪道:“只是看着美丽,如今我华夏宗族艰难,当为族效力,为师对难度太高的交往都没兴趣,不过,近日总能遇到一些美人,也算是艳福不小。”

张静涛叹息:“那就是在是非旋涡的中心了,危机重重,否则,乖乖在家里种田的话,哪里会遇得到美人。”

陈佳琪哈哈一笑:“旋涡好,没旋涡,怎么能把大鱼大虾都搅进来呢?或还能有不少好上手的美女呢。”

张静涛冒汗了,很想让陈佳琪如水仙一般,多照照自己的影子不就是了?

但他并不打算真干涉陈佳琪的爱好,至少他认为若真要去亲陈佳琪的话,最多被揍一顿,但还是很可能亲到的,这样似乎就可以了。

车队又行,陈佳琪靠近了马芳儿,又去逗她,见她居然羞涩,很是得意,逗个不停。

粉嫩清新可爱少女明眸齿白

由于向堂山庄极大,偏偏马厩又安置在侧院,若秦赵未战时,虽侧院是有门户的,但如今,却只有正门有浮桥,为此,大家只能缓缓去侧院。

车队还未到侧院,马芳儿的脸上泛起了尴尬的表情,轻声说:“静涛忽怪。”

“怪什么?”张静涛随着她的眼光看去,只见侧院前一片竹林旁的卵石小道上,急急来了一中队红甲武士,当先一人,身材魁梧,面目凶恶,正盯着张静涛看。

马芳儿又低声道:“定是萧狂风作怪!”

张静涛不明所以,却见那队武士还未到近前,那领头大汉就高叫一声:“马夫人慢走!”

马芳儿停了下来,无奈叹了一口气。

再看竹林间的一条小道中,萧狂风独自一人抱着直刀漫步而来,那帅气的脸上带着一抹嘲笑。

张静涛便有些恍然会发生什么。

果然,那一个中队的武士来到身前后,首领武士向马芳儿施礼道:“侯爷请马夫人过去相见。”

这侯爷,自然是庐陵君赵神了。

张静涛本以为马芳儿至少推脱一下,因此刻这种相邀,或赵神未多想什么,又或在女真人中亦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但在门阀中,如此作为,对于马芳儿却无疑是带有羞辱意味的。

可惜,马芳儿只叹了一口气说:“好,你们回禀侯爷,芳儿旅途蒙尘,要稍洗沐一下才来。”

领头武士应了一声。

那一中队武士便都极为不屑瞧了张静涛二眼,回身去禀报了。

如此,本看着马芳儿和张静涛热络的代国武士便都是一阵窃窃私语,有些人更是直接嘲笑出了声来。

马芳儿又脸色黯然看了张静涛一眼,脸庞微白道:“抱歉!早知如此,我不该跟着来的,倒是牵连静涛受辱。”

张静涛一脸的无名火起,怒道:“你就不能不去么?”

马芳儿哀求道:“求你不要发火!大事为重,更何况,等会宴会,他应该仍在,小正千万不要因我这贱人坏了大事。”

而周围的武士,的确看马芳儿时,也都带着轻贱的神色。

张静涛忽而真的怒了,一捏拳头,大声道:“若芳儿很贱,那些男人却还想要一亲芳泽,岂非更贱?在正眼里,贱的只是那些男人。”

周围那些男武士便是一脸羞愧,无疑,他们在方才想着马芳儿将去干什么时,心中亦是欲念大动的。

但马芳儿仍觉得在当场都呆不下去了。

“我先去了。”马芳儿说了一声,疾步就走,去马厩一边的客楼。

萧狂风这才漫步过来了,轻笑道:“听闻近日有一个叫张正的寒门子很出名,也无怪敢跟着代国夫人了,只是,你这很出名的人,此刻有办法么?”

陈佳琪便偷偷一拉张静涛的衣服,示意萧狂风的确是一名高手,让他别冲动。

张静涛虽心中的确有火气,并非是装的,但至少亦未冲动,只冷笑:“没办法又如何?你萧狂风也无非是在医治玉如夫人时擅自插话,导致被储君嫌弃,没办法了,才忙不迭的来参选武士吧?”

心中却知道,随着鬼币骑士团覆灭,这萧狂风再有探查到和氏璧下落的功劳,也必然被储君赵里嫌弃。

此刻萧狂风接近燕后,只有二种可能。

一是真的要投靠燕后。

二是想监视燕后的形动,毕竟这燕后在此时出现在了战场上,或许与和氏璧有关,或至少也想找和氏璧。

萧狂风呵呵一笑:“大人们的事情,岂是你这小人物能懂的?一会演武场恭候。”

实则却脸色有些难看,不再多说了,直直又去演武场了。

荆金在安置车队时,问:“张正老弟,似乎你必然与此人一战呢,有把握么?”

陈佳琪见了,便走开了一些,看上去她便是敢死营跟来的跟班。

张静涛哪里有把握,萧狂风的那一刀,让他想着都有点发寒,嘴上却说:“至少论比试,我或可杀一杀他的锐气。”

荆金顿时很赞赏看张静涛,并说:“太好了,其实此人对你的羞辱并不算什么,倒是观此人今日的言行,以及夫人对此人的欣赏,此人若成为我代国武士,必然能得到夫人的垂青,这却是大事。”

张静涛心知荆金有挑拨的意味,惊奇说:“之前我们闲聊时,老哥曾说,赵敏夫人似乎应保着完璧之身才有利于燕国攻略,夫人可以随意垂青小弟的么?”

荆金凑到张静涛耳边,偌大的汉子,一脸很八卦的神情,轻声说:“未必不能,今日我与老弟一见如故,不妨推心置腹。”

张静涛顿时好奇起来,连忙问:“怎么说?”

最新网址:.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